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天津“最牛开发商”问题楼盘再起风波

(原标题:规划局、房管局咋成了被告?天津“最牛开发商”问题楼盘再起风波)

天津“最牛开发商”赵晋曾经风光一时,2014年6月,其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在天津当地引发强烈风波,时至今日,其留下的诸多楼盘仍旧困扰着当地市场,其中的“卓越浅水湾”由于存在加盖规划外楼层、篡改容积率、小房本大面积等种种问题,多位业主将规划局、房管局告上了法庭,目前,一审已经告结,作为原告方的多位业主均败诉。不过,业主们不服一审结果,1月4日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规划局、房管局为何成了被告?此案二审又会是如何结果?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

楼盘超规划,规划局、房管局成被告

“卓越浅水湾”的业主代表高先生说,他们之所以要起诉规划局、房管局,是因为该楼盘存在诸多超出规划的问题,而以上两部门视而不见,该楼盘最终得以在五证齐全的情况下对外销售。“我们是出于对政府部门的信任,才购买了这里的楼房,现在出了问题,规划局、房管局责无旁贷。”

据悉,“卓越浅水湾”2013年6月30日交房,业主收房时,发现该楼盘存在诸多问题:加盖规划外楼层、篡改容积率、小房本大面积等等。“比如,按照规划,浅水湾应该是49层,但是开发商却盖成了52层,规划图纸注明是设备间,但是全部改为住宅销售,同时用于消防应急的避难层也大部分被改为正常楼层销售,而且都取得了合法的产权证。”

高先生说,发现上述问题后,多位业主于2013年8月到天津市河东区法院起诉相关单位,得到了“不予立案”的答复。2014年6月,赵晋及其公司多名高层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业主们再次前往法院立案,答复依旧是“不予立案”。

为什么会这样?高先生认为,2013年,开发商高盛置业正如日中天,黄兴国、武长顺等高官尚在台上;2014年,赵晋虽然被带走,黄兴国、武长顺仍然在位。

这种情况在2015年有了转机,新的《行政诉讼法》自该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这是该法实施24年来的首次修改,其中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起诉权利,对应当受理的行政案件依法受理。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干预、阻碍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案件。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不能出庭的,应当委托行政机关相应的工作人员出庭。

“正是借着这股春风,我们于2015年5月14日到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立案起诉规划局和房管局,该法院正式立案。”高先生说。

与这股春风相伴的,是一场更强劲的反腐风暴。随着赵晋被带走,其父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等多位高官也相继接受组织调查。其中,武长顺是在赵晋被带走一个多月的2014年7月20日落马,此人在天津政法系统深耕40多年,有“武爷”之称,与赵晋交情匪浅。2016年9月10日,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不仅如此,天津城建系统腐败窝案也浮出水面,包括马白玉、沈东海、孙基刚、崔志勇、杜娜丽在内的天津城建系统一众官员悉数被查。其中,马白玉曾任天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天津市政城建系统任职近30年。沈东海则从1999年起担任天津市委城建工委书记,同样是天津城建系统的“资深人士”。孙基刚曾担任天津市河东区建委主任,崔志勇曾任河北区建委副主任、河北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分管城建的河北区副区长等职,2015年在天津市河北区政协主席的位置上落马。杜娜丽曾任天津市河北区建委副主任,2008年4月出任天津市河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该公司是天津市河北区政府直接管理的正处级机关单位,主要负责全区土地整理、出让。而赵晋在天津开发的第二个项目“君临天下”就在河北区,杜娜丽之后离开河北城投,进入赵晋的公司担任副总……

起诉超期,业主一审败诉

成功立案带给业主们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左等右等,法院迟迟不宣判。”在经历了两年多时间的煎熬之后,2017年12月28日,部分业主总算等来了判决结果,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因起诉超过法定期限,原告起诉被驳回。

天津市民状告规划局一审裁定书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从业主手中拿到了两份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书。其中之一写到,原告诉称被告天津市规划局河东区规划分局作出的2010河东住证0011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严重违反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对涉案项目的规划许可缺乏法律依据,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确认该行为违法。

被告河东区规划分局辩称,被告于2010年4月30日作出2010河东住证0011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于2010年5月5日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在天津市河东区政府网站向社会主动公开,原告的起诉已经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法院应当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天津市河东区法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当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该案原告起诉显然超过起诉期限,故驳回起诉。

还有一份行政裁决书的被告则是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天津市河东区房管局。原告诉称,卓越浅水湾设计建造有装饰性阳台和夹层,被告对上述装饰性阳台的测量和计算严重违反了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影响了公摊系数的计算,造成该项目公摊面积普遍超大失准,使原告付出很多不应得的购房款,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核发的房产证违法。

被告方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河东房管局则辩称原告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原告提交的《转移登记申请书》上载明:对登记机关的行政行为有异议的,自知道之日起60日内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三个月内提起行政诉讼;被告作出的登记行为事实清楚、要件齐全、程序合法;讼争房屋面积登记无误,原告和案外人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向被告申请办理讼争房屋的转移登记,所提交的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及补充合同中明确讼争房屋的面积,被告经审核,依据该合同确认讼争房屋的面积。

对此,天津市河东区法院同样认为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故驳回原告起诉。

这让高先生们难以接受。

“规划局是在2013年2月7日对卓越浅水湾作出的公示,根据《行政诉讼法》有关立案时效规定,截至2015年2月6日的两年时间应该是立案有效期。但是,在此期间,我们多次提出立案申请,法院都不予受理,实际上这是剥夺了我们的起诉权利。现在法院反而以此为由判决我们败诉,我们难以接受。”

1月3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与高先生、刘先生等多位业主一起前往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得到了该案审判长孙常巍法官的接待。孙法官称,按照《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起诉过期已是事实,改变不了。不过,原告们“该上诉还是上诉。”如果原告能够有正当理由或者提供相关证据,法院在二审时会予以考虑。

孙法官同时透露,天津规划系统受赵晋一案影响极大,因此,法院对此行政诉讼案也是相当重视。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天津市原副市长尹海林曾在规划局主政多年,为赵晋“保驾护航”,天津市规划局已被要求肃清赵晋案恶劣影响。对此,天津市规划院党委书记李洪刚曾指出,尹海林对规划局的恶劣影响包括破坏了规划局的正常审批、培育了官本位思想、践踏了“四个服从”组织原则,助长圈子文化滋生等严重危害,他表示,通过深入剖析黄兴国、尹海林二人违纪违法问题,结合规划系统以赵晋案为导火索的一系列案例教育,使得大家充分认识到肃清黄兴国、尹海林恶劣影响,重建规划系统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的重要性。

不服判决,业主们提起上诉

赵晋旗下的高盛置业一度横行无忌,违规开发行为屡见不鲜,最离谱的就是更改楼高设计,如把原规划31层高的楼房盖到41层,把原规划41层高的楼房盖到66层;其次当属建造装饰性阳台,造成小房本大面积。

“卓越浅水湾”的业主们认为,如果开发商如实申报房屋实际面积,容积率将达到10以上,不会被批准,所以开发商把所有住宅全按小面积申报,其余的大部分面积均按装饰性阳台申报,不计入建筑面积,这样做就使容积率降到了4.9,符合了国家规定,同时还降低了总可售面积数值,提高了销售成本数值,从而减少了一切与销售成本和建筑面积相关的应税额,以及配套费用。开发商这种把大部分套内建筑面积按装饰性阳台申报的做法本身就违法。

有专家认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是按照建筑容积率递增来收取的,同地段建筑容积率高,所缴纳的土地出让金也就越多。而按照有关规定,开发商通过这种方式偷逃土地出让金、市政配套费、土地增值税等数额也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无疑会给国家财政造成巨额损失。

目前,“卓越浅水湾”的房子在悄悄贬值,已经有业主在甩卖房子。有业主以160多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套三居室,仅标出130万元的价格出售。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1月4日,卓越浅水湾多位业主已经正式提起上诉。

中国房地产报责任编辑:王晓武_NF